新闻详情

高原运维 呵护贫困群众的“阳光收益”

数九寒天,位于黄河源头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气温持续徘徊在零下二十到三十度之间。坐落于县城以北玛查理镇玛拉驿村口的国家电网定点扶贫玛多4.4兆瓦联村光伏电站,在平稳运行两年零二个月之后,正在经历它的第三个寒冬。

1月20日清晨,负责电站运维工作的张洪奎和熊增亮跟往常一样,从驻地驱车赶往电站开展特巡。到达电站,打开车门的瞬间,一股寒气直灌进来,两人戴好冬季防护安全帽,背上巡视工具包,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目前,环境温度-25℃,低压侧母牌温度6℃,断路器温度-3℃。直流第一支路电压420伏,第二支路电压……”在光伏扶贫电站1号变压器箱变前,顶着刺骨的寒风,熊增亮大声地将测温数据报给班长张洪奎,后者将数据登记在例行巡查记录本上,作为日常运维的数据分析及隐患处置依据。

“正常情况下,箱变例行巡视维护一天一次,逆变器一周一次,光伏组件一个月一次,逢恶劣天气,巡查的频次会相应调整、增加。”张洪奎说,光伏电站占地面积119亩,由4个光伏矩阵、14400个光伏板组件构成。日常巡查维护,重点是检查位于电站四角的四台箱变运行情况,逆变器接口端子接口情况以及各光伏组件之间的连接插头紧固情况等,确保设备不带病、无缺陷运行,一趟巡视最少需要3个小时以上。降雪后,还需要对光伏板表面积雪和站内主干道积雪进行清扫,工作时间就相应延长到了7-8个小时,甚至更长。

玛多县平均海拔4300米,全年平均温度零下4摄氏度,一年取暖期长达11个月。不仅如此,玛多县还处于大气层的“断氧层”,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30%左右,多数人来到这里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心慌、乏力、头疼、恶心等高原反应,素有“花石峡不吃饭,玛多不住店”的说法。

张洪奎坦言,玛多天气异常多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一阵云飘过就可能降雪,“七月飞雪”在当地已是见怪不怪。每逢飘扬的雪花覆盖了玛多大地,这个小县城沉浸在一片白茫茫、静谧之中,别有一番美景。电站运维人员要时刻关注天气预报,严阵以待。

作为第一批电站运维人员,在张洪奎的记忆里,2019年1月的一场暴雪让他记忆深刻,当时电站最深处积雪达到60厘米,他和班员在雪停后,几乎是趟过没膝的积雪对设备进行特巡,清雪工作紧锣密鼓地干了十天。

电站巡查工作看似重复而单调,但须臾不能马虎。张洪奎说,做好日常巡查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责任心到位,小到一个光伏组件接口松动就有可能让一组光伏板“罢工”,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发电量减少,决不能因为运维不到位影响贫困群众的“阳光收益”。

不知不觉间,进入电站工作已近两个小时,尽管穿戴很厚实,可手脚依然冻到麻木快不听使唤了,两人将工具收进包里,解放出双手用力搓动并原地跺脚取暖。

电站运维是每两月一轮值,今年春节前后,又轮到张洪奎一组,这就意味着,他们要在玛多过春节了。老张拉开了话匣子:“小熊,今年这个春节,咱俩可是要在站里过了。怎么样,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放心吧,这个春节我陪你过!虽说玛多县一入冬挺遭罪的,可咱在这儿工作,不就是为了让电站多发电,让老百姓多受益嘛,吃点苦也正常。”睫毛挂满冰霜,熊增亮眼神坚定。

“大风、降雪最容易让逆变器接口端子产生松动,下周咱得赶在新一轮寒潮到来前,把全站60台逆变器720条分支支路端口再逐一排查一遍。”两人商量着回去就把最厚的冬服准备好,继续向下一台箱变走去……

2018年10月,这座国内海拔最高的光伏扶贫电站正式并网发电。为了让光伏扶贫电站能够稳定运行、高效发电,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受托为玛多4.4兆瓦光伏扶贫电站提供专业运维支撑,派出技术力量以轮值方式坚守运维,切实守护贫困群众的“阳光收益”。

截至2020年底,该电站总发电量达到1667万千瓦时,实现发电收益1052万元,全部用于玛多县扶贫,惠及玛多县621户、1774名贫困群众。

1月24日,青海送变电工程有限公司员工在玛多4.4兆瓦光伏扶贫电站内在测量光伏板有无温度异常。赵文龙 摄 

1月24日,青海送变电工程有限公司员工在玛多4.4兆瓦光伏扶贫电站内使用测温仪测量逆变器接线端子温度。赵文龙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