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中老铁路西双版纳隧道贯通!全线双线隧道都通了

高温的“火焰山”,“变脸”的围岩,每掘进一米,每位建设者都要流下成股的汗水;绿意盎然的野象谷、碧波荡漾的澜沧江,建设者们不忘保护风景如画的美景。

1月26日上午,记者从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获悉,经过建设者1600多天的艰苦奋战,中老昆(明)万(象)铁路重难点、全线控制性工程西双版纳隧道安全贯通。至此,中老铁路玉磨段93座隧道已贯通90 座,玉溪至景洪双线隧道全部贯通,仅剩景洪至磨憨段3单线隧道,为今年全线建成通车奠定了基础。

西双版纳隧道位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全长10.7公里,最大埋深620米,最小埋深20米,穿越澜沧江断裂带及多条断层,围岩破碎、地下水丰富,高风险围岩段占98%,并集高地应力、高地热于一体,溜塌、突涌、大变形等不良地质灾害频发,安全风险高,施工难度,为Ⅰ级高风险隧道。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滇南铁路建设指挥部组织中交二航局、中铁三局等单位共同承建,有力保障了隧道顺利贯通。

建设者决战“火焰山”

在隧道施工现场,洞内摆放了大量降温冰块,大功率风机不断向洞内送风。

“这里的地层具有高地热特性,随着隧道不断开挖,各种机械、混凝土释放的热量不断涌现,高温、高湿的情况不断加剧,洞内作业温度一度高达40摄氏度,受此影响施工人员体能和机械作业效率下降,被大家称为‘火焰山’”。 中交二航局玉磨铁路项目部经理周君说。

为降低洞内温度,施工单位除了科学设置通风与降温设备,改善作业环境外,每天还运送20多吨冰块进洞,定期发放防暑降温用品,避免人员中暑,提高机械工效。

他们这样拿下“变脸”岩

“施工过程中,围岩变化极为频繁,具有软弱、自稳性差等特点,极易溜坍、变形,平均3天一次小溜坍,7天一次大溜坍,溜坍后至少需要花2天时间来处理,且伴随着围岩急剧变形,初期支护频繁侵限,每向前掘进一米,都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承担隧道出口施工任务的中交二航局隧道工区经理钟亚告诉记者。

为攻克隧道掘进难题,隧道采取“长隧短打”方案,增设迂回平导,增加工作面、施工人员和机械设备等方式,实现多点开花、多头掘进。钟亚介绍,特别是针对膨胀土软弱地质,研发了四台阶加大锁脚的工法,有效控制了软弱围岩的变形,创下高风险Ⅴ级围岩单月掘进106米的施工记录。

“隧道进口穿越1200多米膨胀土软弱大变形地段,突泥突水现象频发,且最高达到每小时1300立方米。”中铁三局玉磨铁路项目部经理张九俊说,施工中我们加强超前地质预报和监控量测,以制度落实标准,以标准保证质量,克服重重困难保障了隧道安全优质快速推进。

4年多来,滇南铁路建设指挥部组织各施工单位以动态设计为支撑,创新了软弱围岩隧道快速施工、辅助坑道风险防控技术、信息化设计与施工快速决策等多项新技术,通过“新技术+新工艺”不断研发实施,工序管控不断强化,提高施工效率。

共同保护美好生态

隧道从野象谷车站一路穿山越岭直到景洪市区,进口毗邻亚洲象自然保护区,出口是碧波荡漾的澜沧江,隧道穿越的山体表面果蔬、橡胶树等琳琅满目,风景如画。

为保护环境,滇南铁路建设指挥部组织参建各方合理优化人力、机械等资源配置,严格落实生态环境保护制度,控制施工范围,优化取、弃土场和施工便道等临时设施,采用道路硬化、植草植树等防护措施,最大限度降低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修筑与山川同美的绿色生态廊道。

“铁路的欠缺、交通的不便一直都是制约游客前往西双版纳州的重要因素之一,而中老铁路通车后,这一状况将得到改善。”在中老铁路干了5年多的张九俊感慨地说。

截至目前,中老铁路国内段全线站前土建工程已基本完工,铺轨、站房、四电等其他工程正按计划有序推进。中老铁路全长1000多公里,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战略的对接项目,建成通车后,云南省昆明市至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仅需3个多小时,至老挝万象有望夕发朝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