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广东“农村科技特派员+电商”,让农产品变“网红”

1月25日,迎着清晨的曙光,广东省农村科技特派员、仲恺农业工程学院副教授刘义存踏上前往湛江的高铁,他此行是去推动中国(遂溪)香蕉国际交易中心建设。对他而言,寒假意味着更加忙碌。

2021年1月,广东省科技厅在农村科技特派员寒假大下乡倡议书中特别提到,“在开展现场科技服务的同时,要结合‘互联网+农村科技特派员’工作机制,积极融合5G应用、微信、短视频、直播、电商等新手段,开展涵盖产前、产中、产后全方位的全产业链远程专题培训、技术指导、直播代言等活动,拓宽农产品销路……”

在此之前,2020年,针对因受疫情影响而出现的农产品滞销问题,广东省科技厅启动农村科技特派员“百团千人”争代言系列活动,利用农村科技特派员的技术优势,实现服务环节全链条贯穿式对接,打造“农村科技特派员+电商”新模式,扩展农村科技特派员工作广度与深度。

院士半小时内卖出20吨荔枝

半小时内卖出20吨荔枝,广东省农村科技特派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春江为自己创下了新“历史”。

2020年5月,赵春江来到直播间,亲自为广东荔枝代言。他亲切又专业的直播方式,深受网友喜欢,网友亲昵称之为“荔枝院士。”“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直播带货,通过直播把农产品变成商品,让农民能够赚到钱,增收致富,这是好事。这有助于脱贫攻坚,也有助于乡村振兴。”赵春江说。

直播现场,赵春江还从技术角度为广东荔枝产业出谋划策。“可以考虑引进没有核的荔枝品种、企业可以在荔枝的保鲜技术上加以创新……”他表示,“通过数字化技术,未来我们还可以把不同甜度的荔枝,进行分级,实现荔枝的标准化种植、标准化生产、标准化管理。”

一个月后,广东省农村科技特派员、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也完成了人生的直播带货首秀。“耕牛退休、铁牛下田,农民进城、专家种田,希望水稻所有生产环节都实现机械化,将农民从辛苦劳作的环境中解放出来。” 6月,在华南农业大学举行的“科技助农出好货,院士校长齐开播”中,他为网友展示了无人拖拉机在田间工作的场景,展望了未来“无人农场”的美好前景。

这是广东省科技厅发起的农村科技特派员“百团千人”争代言系列活动之一。针对因受疫情影响而出现的农产品滞销问题,广东启动了农村科技特派员“百团千人”争代言系列活动,让百名农村科技特派员帮助推介百款农产品,千名农村科技特派员对接1000个村庄,以强化先进技术在农村农业生产中的应用,实现服务环节全链条贯穿式对接,打造“农村科技特派员+电商”新模式,推动乡村发展振兴。

至今,广东省农村科技特派员“百团千人”争代言系列活动已举办多场直播活动,以罗锡文、赵春江为代表的多名农业科技领军人物参与其中,累计带动百余名贫困户实现增收,线上观众达300多万人次,助销农产品价值达500多万元。

以电商推动扶贫

“第一次做直播时,我做了认真准备。但最后发现直播与讲课、讲座相比,差别很大。”这场让广东省农村科技特派员、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易法敏记忆犹新的直播吸引了近30万人观看,打消了许多农户的疑虑和困惑,转变了销售观念。

易法敏从事电商研究,之前曾在广东省清远市阳山县挂职副县长。当时,“农村淘宝”项目刚推出,各地乡村的领导干部不知如何推进电商。易法敏的到来,与当地的工作需求直接对接上了。第一次直播后,他在此基础上,在当地积极组织开展电商技能培训,推动和扶持贫困家庭学习如何进行网上销售创业。“通过盘活产业,推动当地优势特色农产品的开发、宣传与推广,扩大网上销售和农村特色旅游开发等,实现以电商推动扶贫,藉由电商富农。”易法敏说。

业内专业人士指出,“科技特派员+电商”要真正发挥出价值,最关键是要找到合适的方式,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技术解决农村的现实需求。

易法敏对此深有同感。有一次,他应邀到另一个贫困村做电商讲座。“我觉得自己很专业、很有经验,讲座应该很受欢迎。不料,听众不感兴趣,讲座效果很一般。”这件事触动了他,他意识到需要转变习惯的思维和语言表达方式,用农民听得懂的语言向他们传授理论、政策,“这是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需要长期坚持,不能指望一夜之间就有所改变”。

华南农业大学茂名现代农业研究院副院长、茂名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挂任)赵汴就做了一个新尝试。2020年4月,他在茂名市钱排镇为210位果农进行了社交电商技术培训,并与当地政府合作发起首届三华李电商擂台赛,鼓励学员边学边实践。培训直播电商技巧,请专业人士讲解如何使用灯光、镜头,如何制作短视频……短短半个月,210个学员的微信群增加到365人,年轻人都拿起自拍杆走到果园去,钱排镇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全民直播带货新局面。

2020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钱排镇三华李产业仍取得产量、产值基本与上年持平的好成绩,全镇三华李总产量接近13万吨,总产值超过16亿元。其中电商销售比例提升20%左右,三华李真正成为果农的“网红致富果”。

打造“农村科技特派员+电商”新模式

“菠萝果香味甜汁多,吃起来酸酸甜甜,有一种小时候吃到的菠萝的感觉。”疫情期间,刘义存变身带货主播,为广东徐闻县的菠萝吆喝,日均销售数千斤。 同时,推动和组织更多网络电商平台参与到农产品电商销售中。

徐闻县是全国最大的菠萝生产基地,每3颗菠萝就有1颗产自这里,被誉为“菠萝的海”。火了的菠萝,通过电商走到全国前,刘义存已做了大量工作。如何解决分拣、包装、仓储、冷链、物流成本和售后服务、质量把控等难题?2019年,刘义存就开始推动徐闻县建成一条自动分拣线,实现自动分选不同糖度、长度、大小的菠萝,提高了包装效率。为了降低快递费成本,他又推动当地政府、物流企业和网络平台,推动出各种补贴政策支持,让利消费者,使菠萝更畅销。“只有彻底打通菠萝销售的供应链,才能有效发挥直播间的作用。” 刘义存笑着说,“万一销售上来了,包装跟不上,菠萝烂掉了,岂不是破坏了‘菠萝的海’美誉和品牌?”

“农村科技特派员是科技农业下沉到基层一线的特殊群体,目的是精准地找到问题,实实在在解决问题。”刘义存指出,疫情特殊时期,通过“科技特派员+电商”直播销售滞销产品,热闹的背后实则是农村科技特派员协助地方构建和完善供应链、组织各种线上平台的努力,从而产生精准转化技术成果的作用。

以刘义存为代表的广东省农村科技特派员们,从农业农村科技创新供给侧着手,深入一线调研、深度挖掘需求,发现并解决制约农业农村发展的科技问题和生产实践问题,推动农业产业升级。

仅以2020年复产春耕的数据为例,广东省科技厅发动1000多名农村科技特派员,累计提供技术服务达3000多次,惠及种养殖农户2200多户,覆盖180多个对接贫困村。

2020年以来,广东省农村科技特派员们进行农产品“直播带货”蔚然成风。这既是特殊时期的应急手段,也反映出我国数字农业和农业信息化发展的巨大市场空间。据了解,广东将继续探索农村科技特派员精细化管理机制,引导农村科技特派员将服务环节从产前、产中延伸至产后,实现产销对接、全链条覆盖,打造“农村科技特派员+电商”新模式,实施“互联网+农村科技特派员”工作机制,探索科技成果入乡转化的新路径、新机制和新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