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谁是中国第一位物理学女博士?

值此中国共产成立100周年与“三八”妇女节之际,物理所离退休党总支、老科协物理所分会谨以此篇纪念优秀的共产员,我国第一位物理学女博士、施汝为的夫人顾静徽先生。

2020年,再现物理双姝工作与生活的话剧《春逝》上演,宛如阴霾笼罩的初春见到了迎风招展的迎春花。故事取材于中研院物理所研究员顾静徽、助理吴健雄、所长丁燮林三位主人公一段真实的历史。有“东方居里夫人”之称的物理学家吴健雄,于1936年远赴美国留学之前,曾在中央研究院物理所工作了一年。彼时她朝夕相处的指导老师兼同事,便是“中国第一位物理学女博士”顾静徽。吴健雄在顾静徽指导下废寝忘食地做实验、学英语,为出国继续深造打下极好的基础,令吴健雄受益终生。

简淡若菊 风范长存

顾静徽是中国第一位物理学女博士。

1931年学成归来报效祖国,为科教事业奉献一生。顾静徽先生为人低调善良,事业上鹤立鸡群,是中研院物理所唯一女研究员。

顾静徽和物理所原所长施汝为是珠联璧合的学术伉俪。

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德高望重的施汝为院士任物理所所长长达25年,这是物理所93年历史中绝无仅有的。施先生是我国现代磁学研究的先驱者、开拓者和创始人之一,几十年如一日竭尽全力、公而忘私地为物理所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施先生为科技事业献身的精神和高贵品质是全所职工干部的表率,受到大家敬仰和爱戴。

顾静徽1928年在美国耶鲁大学获硕士学位,同年入美国密歇根大学物理系,攻读博士学位,师从 D. M. Dennison(丹尼森) 教授。

施汝为1931年在美国伊利诺大学获硕士学位,同年入耶鲁大学物理系攻读博士学位,师从 L. W. McKeehan (麦基恩)教授。

阳春白雪 和者盖寡

顾静徽1931年在密歇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是民国时期在国外取得博士学位的七位女物理学家中最早的(第一位)。其他六位物理学女博士按取得学位时间依次为:何怡贞, 周如松, 何泽慧, 吴健雄, 王明贞, 王承书。

1928年顾静徽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巴伯东方女子奖学金”,这对于 1920年代的中国女性来说,得到这样的机会和资助留学海外是非常不容易的。图为1928-1929年度巴伯学者合影,中排右二是顾静徽。

优秀论文 名载史册

顾静徽在导师丹尼森指导下,以量子力学理论探讨双原子分子的光谱强度分布和结构问题。完成了“二氧化氯的吸收光谱”,“对称三原子分子带光谱系的强度分析”两篇独立署名论文。

197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赫兹堡 (G. Herzberg) 在他的三卷本名著《分子光谱和分子结构》中引用了顾静徽的论文,并注明该文是当时唯一的一篇研究三原子分子ClO?的紫外吸收光谱的论文。

施汝为于1930年,以优异的工作成绩获得中华文化教育基金董事会的资助,到美国留学。在耶鲁大学磁学家 L. W. McKeehan (麦基恩)教授指导下,在斯隆物理实验室从事磁学研究。1934年他完成了《铁-钴单晶体的磁性》论文,获得了博士学位。

学成归来 报效祖国

1931年8月16日,顾静徽和吴宓等一行4人踏上了柏林经俄国西伯利亚开往中国的火车。坐的是三等车厢(硬座)。

顾静徽回国后,任南开大学物理系教授暨系主任,后到上海大同大学任教授,中研院物理所研究员,继续研究光谱物理。

20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与爱因斯坦齐名),192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丹麦物理学家尼耳斯·玻尔 (Niles Bohr) 1937年5、6月来华进行为期19天的讲学访问。

5月20日下午尼耳斯·玻尔与夫人玛格丽特和儿子汉斯·玻尔抵达上海,5月21日上午10时,丁燮林所长陪同玻尔父子参观了中研院物理所,并于晚7时,宴请玻尔一家,顾静徽研究员陪同。以下是顾静徽给玻尔夫人的手写信。

抗日战争期间,施汝为先生历尽艰辛先后保护着科研设备转移至昆明、桂林、重庆三地。图为施汝为顾静徽夫妇与赵忠尧一家1940年在昆明合影。

建国前夕,1948年施汝为先生临危受命,代理中研院物理所所长,为保护物理所科研设备不被运往台湾而付出巨大努力,一直坚守到解放。图为施汝为顾静徽夫妇与钱临照两家人1948年在南京合影。

志同道合 比翼双飞

1956年,顾静徽施汝为双双加入中国共产。入党为公,为人民服务,他们做到了,比群众多做牺牲和奉献。兢兢业业,克已奉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施汝为顾静徽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理应享受相应的物质待遇,但施汝为先生一直没有接受学部委员院士)津贴,并且有一段时期将每月工资半数以上(当时为200元)缴纳党费(见施汝为院士纪念文集)。作为生活伴侣,顾静徽先生必然是赞同和支持的。

光辉却低调的人生,纯净而高尚的灵魂。

这就是我们至尊至敬的前辈留给人们的无尽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