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五位院士谈科研瓶颈:逼迫自己精神上吃苦

在许多人眼中,香港大学化学系讲座教授任詠华绝对是天才。她仅用3年时间就取得博士学位,后来很快成为教授,38岁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科研之路顺风顺水。只有任詠华自己知道,这样的成绩是在多大的压力之下取得的。

“开头是最困难的。”在近日由中国化学会会刊(CCS Chemistry)组织的网络高峰论坛中,任詠华坦言,自己刚在大学任教时既不是博士后,也不像其他老师一样有海归经历,这让她一度怀疑自己是否能力不够。面对这种情况,她每个暑假都自费去国外实验室学习,弥补自己的不足。

在选择科研方向上,任詠华广泛阅读文献,从物理、生物、材料等多个领域获得启发。但是科研人员最重要的品质,任詠华认为是终身自我学习的精神。“热爱很重要,坚定也很重要。”她说。

对此,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斯坦福大学化工系主任鲍哲南完全赞同。在她看来,要想不从众,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必须坚持目标导向,更要“逼着自己在精神上愿意吃苦”。

在国际上,鲍哲南开创了以皮肤为灵感的有机电子材料领域,2015年被《自然》杂志评选为年度十大重要人物,2016年,她创立了斯坦福大学可穿戴电子研究中心并担任主任。

回首科研路,鲍哲南表示万事开头难,尤其是找方向时压力较大,她自己刚刚在贝尔实验室工作时,因为公司经济状况不好导致缺少资源和人力,比较无奈,后来才从工业界转向学术界。“但现在回想起来最初与现在面对的困难其实压根不能比。”她说,一旦建立起自信心,“做什么都不会害怕”。

挫折是科研道路上的常客,每当遇到挫折时,鲍哲南处理的方式是:先放下几天,去读文献,然后总结、反思、对比、重新审视自己的科学研究。

在中国科学院院士、东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朱美芳看来,科研就是每天在挫折中前进,做科研最大的魅力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而她的科研生涯也在不断从实际需求中寻找问题。

1989年1月,朱美芳入职东华大学后的第5天,就跟着当时的系主任陈彦模坐大卡车去了张家港涤纶厂,去企业的生产一线找问题,从此开启了纤维改性研究工作。30余年来,朱美芳团队将化学纤维与纳米、生物、仿生等学科交叉融合,形成一系列多功能、高性能纳米纤维材料。

合成纤维源于欧美,我国经过几十年发展,在1998年产量首次超过美国,现在产量占全球70%以上,但部分高性能纤维依然受制于人。朱美芳鼓励年轻人学会坚持、学会交叉,助力中国纤维产业由大到强。

对于科研中的瓶颈问题,中国科学院院士、吉林大学化学院教授于吉红引用了“大树理论”,即一棵大树的成长,除了需要优良的土壤,还需要时间、根基、阳光等要素,科研工作正如养成一棵参天大树,在正确的方向坚持不动摇可以有效跨越科研瓶颈期。

“瓶颈期其实是向下一个时期迈进的最好时机,这个时候要坚定信心,不断迈向更高台阶。”于吉红说。

她同时指出,女性科学家在刚起步独立工作时,往往都面临着孩子、学生、科研、教学各种问题,这个时候需要获得家人的理解,遇到困难时既不要放弃事业也不要放弃家庭,提高效率,协调好各种关系。

当被问到女性在基金申请、职位晋级方面的政策是否还有提升空间时,鲍哲南表示,希望关于女性的方案制定更清晰的准则,认同女性科学家的水准,而非仅仅因为性别。

作为本次论坛唯一一位男性发言人,中国科学院院士、吉林大学校长张希直言:“不能说女化学家、男化学家,科学家需要的品质都是一样的,这几位女化学家做得工作比大多数男化学家都好,她们都是各自领域的领先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