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多国暂停接种 阿斯利康疫苗在欧洲面临“信任危机”

 3月15日,德国联邦卫生部宣布,将暂停使用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因怀疑疫苗接种与脑静脉血栓形成有关,欧洲已有十多个国家暂停使用该疫苗。阿斯利康在欧洲面临严重信任危机,后续影响或将波及全球数十个正在接种该疫苗的国家,甚至可能拖累全球抗疫行动。

  血栓病例引发欧洲严重疑虑

  德国联邦卫生部发言人称,在德国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决定是遵循了保罗·埃利希研究所(PEI)的最新建议。由于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接连报告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不久即出现脑静脉血栓的病例,负责德国疫苗审批工作的PEI认为有必要作进一步调查。该研究所所长齐楚特克强调,在德国与疫苗接种有关的7例脑静脉血栓形成病例中,有3例是致命的。

  此前报告出现死亡病例的奥地利等国仅暂停了某个批次的疫苗接种。丹麦是第一个全面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欧盟国家。原因是该国一名60岁的妇女在疫苗接种后形成血栓死亡。随后挪威也报告接种该疫苗后一名不到50岁的护士死亡。意大利则报告先后有3人在接种疫苗后死亡。荷兰报告接种后有10例“血栓形成或栓塞”病例。

  阿斯利康疫苗的副作用已经引发欧洲各国的严重疑虑。但目前为止,还不清楚上述病例是否与疫苗直接相关。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说:“到目前为止,德国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人数已经超过160万,有7例与这种脑静脉血栓形成有关的病例报告。这是一个非常低的风险。但是,如果实际上与疫苗接种有关,那就是高于平均水平的风险。”

  焦点仍是疫苗的安全性

  英国政府力挺阿斯利康疫苗,称其“安全有效”。阿斯利康发言人表示,他们审查了超过1700万剂疫苗施打的报告病例安全数据,但没有证据表明血栓风险增加。牛津疫苗试验首席研究员安德鲁·波拉德称:“有非常令人安心的证据表明,英国的血栓现象没增加。”迄今为止,欧洲大多数阿斯利康疫苗都是在英国注射的。

  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则表示将调查“新信息是否以及如何影响疫苗的授权”,并于3月18日就阿斯利康疫苗举行特别会议。此前EMA疫苗接种策略部门负责人马可·卡瓦列里曾表示,没有证据表明该疫苗具有严重的健康风险。“我们认为继续用这种疫苗进行接种没有问题。”欧洲已有近500万人接种该疫苗,但只收到约30例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出现凝血功能障碍的病例报告。

  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表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欧洲阿斯利康新冠疫苗接种者出现的凝血问题是疫苗引起的。人们“应继续开展疫苗接种工作,以便拯救生命,防止重症。”WHO首席科学家苏米亚·斯瓦米内森说:“我们不希望人们惊慌。”WHO疫苗安全性咨询小组已经检查了疫苗的可用数据,并与EMA保持“密切联系”。

  疫苗危机影响全球抗疫行动

  尽管欧洲多国目前只是暂停使用阿斯利康疫苗,等待EMA对相关病例的审查并得出结论。暂停的时间可能很短暂,但它已经使各国本已艰难的疫苗接种计划更加混乱。欧盟为27个成员国订购了4亿剂阿斯利康疫苗,由于生产瓶颈,一季度实际交付约3000万剂。目前德国获得343万剂阿斯利康疫苗,由于接种意愿不高,迄今仍有220万剂尚未接种,约占德国现有疫苗的一半。暂停使用阿斯利康疫苗后,德国的各个疫苗接种中心不得不停止运营,重新安排疫苗的储运和接种计划。

  阿斯利康疫苗危机可能还会导致全球疫苗供应进一步紧缺,甚至可能重创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一直以来,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合作的这款新冠疫苗都备受瞩目,除了普通冰箱就可以保存之外,它还有低廉的价格和巨大的产能优势。因此COVAX十分青睐阿斯利康疫苗。2020年底,阿斯利康曾宣布,将在2021年生产多达30亿剂疫苗。这对全球可能高达140亿剂的新冠疫苗需求而言意义重大。只不过,在全球新冠疫苗接种超过3.55亿剂次的情况下,还有超过130个国家一剂疫苗都没有得到。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人们对阿斯利康疫苗产生的信任危机。目前全球已有约70个国家批准了阿斯利康疫苗的紧急使用,数亿人正准备接种该疫苗。即便监管部门迅速澄清阿斯利康疫苗与血栓病例无关,其深远的社会影响已经造成。全球新冠疫苗接种普遍采用自愿的方式,随着越来越多的疫苗获批,人们会不自觉地评估每种疫苗的优劣,并“用脚投票”来做出选择。只是这样一来,全球的疫苗接种将不得不持续更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