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写基金使人进步

人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大学老师却是每逢春节写基金。人在过年过节都割舍不下的事情是怎样的事情?众所周知,要么是喜爱,要么是重要,若是两者兼具,割舍就等于割肉了。基金也是金,所以大学老师爱写基金不足为奇。基金对大学老师有多重要?套用时髦说法:科研千万条,基金第一条。特别是,写基金使人进步。

首先,写基金促进科学进步,从根本上使人进步。

科学研究就是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写基金是提出问题并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因而是科学研究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部分。爱因斯坦说,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

《无知:它怎样驱动科学》一书作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法尔斯坦认为,写基金是科学家把关于无知的大问题变成实际科研项目的最枯燥乏味但却十分关键的一环。他说:“每一位科学家都要花很多时间填写这个项目申请书。很多人对此抱怨连天,我却认为这个办法不错。毕竟,这些文件详细陈述了科学家想知道而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寻找答案所需要的基本方案。”他强调,“填报项目申请书的本领,是以一种权威的方式围绕无知进行写作的本领,不可等闲视之。”围绕无知写基金如何促进科学进步?麦克斯韦说:“完全有意识的无知是科学研究每一次取得真正进展的前凑。

其次,写基金不仅像芝麻开门一样打开各种晋升通道,更像闭关修炼使人脱胎换骨、焕然一新

法尔斯坦说:“科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利用公款和需要公款。”在基金覆盖面越来越广的今天,写并拿到基金,是科研人员学术独立的前提和学术水平的标志。大学老师拿不到基金,要么科研“歇菜”,要么寄人篱下,想当教授副教授、博导硕导、这人才那人才,哪怕只是当家作主,都是痴心妄想。《自然》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青椒”拿到基金越早,后续便拿到基金越多,且越容易当上教授。

写基金还是一种科学思维的洗礼和对标。基金申请有严格范式,且要接受多位同行专家的严苛评审。学术自由,但基金逼你就范。写基金,逼迫你总揽全局、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练就你提出问题的能力及判断问题正确性和重要性的眼光,使你更像科学家——写青年、面上基金使人更像领域科学家,写重点、重大基金使人更像战略科学家,写得越多越像无所不能的科学大家。特别是,过年写基金,就像新春走基层,你丝毫不感觉在吃苦,而是在了解和关心人间疾苦并为人类找出路,这都已经超越领导境界像救世主了。

最后,写基金,不中也使人进步,甚至预示着更大进步。

写基金,十有八九中不了,因为基金资助率总体上仅二成左右。有个错误观念必须破除,那就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写出来的基金如果中不了,时间和精力算是白费了。科研新人,特别是刚毕业的研究生,往往容易有这种观念,因为他们长期在导师或“老板”手下做课题,很少提出问题,形成了一种解决问题才是做实事、才能发论文的思维和思路。可以说,有这种观念,本身说明还不够进步。

爱因斯坦有一条广为流传的经验:如果他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解决一个问题,并且这个问题在生活中很重要,那么他会先用 55分钟去确定自己正在解答的这个问题是否正确。即使热衷于解决问题,也要首先论证问题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而这也正是写基金要做的事情。从大的方面讲,科学研究失败是家常便饭,写基金作为科学研究的一部分当然也有失败,失败是成功之母,基金不中更是如此。

有基金高手透露秘籍:基金是为申请者的前期研究工作埋单。也就是说,基金最相中研究基础良好、研究结果胜利在望的申请。这与科学大牛们普遍认为的“基金是提供给你所不知道的东西的经费”相悖。这种相悖也印证了《自然》最近发表的大团队和小团队谁守旧谁创新的文章的一个发现:基金项目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利于颠覆性创新研究。这就给人信号和信心:写基金,不中比中更可能是想法太创新甚至太颠覆,而这,恰恰是科学研究最弥足珍贵的,预示着科学的大进步、你的大进步。